合同类型总结

通常可把合同分为两大类,即总价和成本补偿类。还有第三种常用合同类型,即混合型的工料合同。

总价合同:此类合同为既定产品和服务的采购设定一个总价。采用这种合同,买方必须准确定义要采购的产品和服务;卖方必须依法履行总价合同,否则就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赔偿责任。

固定总价合同(FFP),俗称“闭口合同”、“包死合同”,买方比较喜欢的合同类型,对于买方风险最小,因为采购价格在一开始就被确定,并且不允许改变(除非工作范围发生变更,成本涉及到买方利益)。合同履行不好而导致的任何成本增加都由卖方负责,而买方则必须准确定义要采购的产品和服务,对采购规范的任何变更都可能增加买方的成本。=>明确的范围,100%的财务风险给卖方

相对固定总价合同FFP,有变动总价合同,分为 总价加激励费用合同(FPIF) 和 总价加经济价格调整合同(FP-EPA)。

总价加激励费用合同(FPIF),这类合同允许有一定的绩效偏离,买方和卖方一开始就需共同确定“价格上限(最高价)”、“买卖方目标成本”、“卖方目标利润”、“买卖方成本分担比例”、“估算的合同总价(PTA)”,卖方必须完成工作并且要承担高于价格上限(最高价)的全部成本。

计算卖方实际利润时,可套用 卖方实际利润=卖方目标利润+(买卖方目标成本-实际成本)_卖方成本分担比例,将 实际成本+卖方实际利润 和 价格上限(最高价)比较,如果高于价格上限(最高价): 卖方实际利润=卖方实际利润-(实际成本+卖方实际利润-最高价) ;

计算估算的合同总价(PTA),可套用 买卖方目标成本+[最高价-(买卖方目标成本+卖方目标利润)]/买方成本分担比例 ;

计算价格上限(最高价)时,可套用 最高价=(买卖方目标成本+卖方目标利润)+(估算的合同总价-买卖方目标成本)×买方分担比例 ;

计算买方成本分担比例时,可套用 买方成本分担比例=(最高价-买卖方目标价格)/(估算的合同总价-买卖方目标成本) ;

总价加经济价格调整合同(FP-EPA),大多用于周期较长、范围明确、金额较大、容易被经济大环境影响的合同,主要是应对通货膨胀、汇率、特殊产品成本增加或降低,保证买卖双方免受外界不可控情况的影响。

成本补偿合同(CR),此类合同向卖方支付为完成工作而发生的全部合法实际成本(可报销成本),外加一笔费用作为卖方的利润。多用于范围无法准确定义,需要很大的灵活性,便于卖方安排工作的情况。可分为成本加固定费用合同(CPFF)、成本加激励费用合同(CPIF)、成本加奖励费用合同(CPAF)。

成本加固定费用合同(CPFF),报销卖方一切与合同相关的实际成本,并在“计划成本”的基础上乘以一定比例作为费用。此类合同不关注卖方实际绩效,除非范围改变,费用不变。

卖方实际利润=计划成本_百分比

合同总价=实际成本+卖方实际利润

成本加激励费用合同(CPIF),报销卖方一切与合同相关的实际成本,并设定一个绩效目标,如果实际成本高于或低于绩效目标,则卖方将获得额外的奖励或者分担超出部分,并将有可能规定一个卖方可获得的费用下限和上限。此合同类型 “对买方和卖方的风险是平衡的”。

卖方实际利润=卖方目标利润+(目标成本-实际成本)*卖方分担比例

判断卖方实际利润是否高于规定的利润上限,或低于规定的利润下限。

如果 卖方实际利润<利润下限 则 卖方实际利润=利润下限。

如果 卖方实际利润>利润上限 则 卖方实际利润=利润上限。

合同总价=实际成本+卖方实际利润

成本加奖励费用合同(CPAF),报销卖方一切与合同相关的实际费用,并在合同中设定一个绩效目标,满足了绩效目标才能向卖方支付费用,此绩效目标评价标准完全取决于买方的主观判断。

工料合同(T&M),买方只规定了获得产品或服务的单价,根据卖方实际提供产品或服务的数量来结算费用。合同确定了产品或服务的说明,并且价格因数量增加而变化,因此是介于FP和CR合同之间的一种合同类型。

合同类型与风险排序:

卖方风险 合同类型 买方风险

高 固定总价合同(FFP) 低

总价加激励费用合同(FPIF)

总价加经济调整合同(FP-EPA)

工料合同(T&M)

成本加激励费用(CPIF)

成本加奖励费用(CPAF)

成本加固定费用合同(CPFF)

低 成本加酬金合同(CPPC) 高

特别申明:本文主体观点源于PMBOK指南!

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