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来越喜欢“类程序员”的生活(米有达到技术的高度,只能造词“类程序员”),不太愿意也不善于同人沟通,本是男儿身,却有那么点过于敏感的症状,无意表达自己的感情倾向,却给人一种爱慕她人的感觉,甚至被认为是套路,略显无奈。貌似说话不经过大脑,甚至书写也显得没什么条理性,可以参见本文,怎么说话书写记录,愈发成为一个大问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