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依稀的小湖 有些事,记下来是不错的选择...

淡黄的长裙,蓬松的头发

淡黄的长裙 蓬松的头发

牵着我的手看最新展出的油画


无人的街道 在空荡的家里

就只剩我一个人狂欢的party

就当是一场梦 醒了还是很感动

还是很想被你保护我心里的惨痛

喜欢我很辛苦 其实我都清楚

放心这世界很大我记得你的叮嘱

孩子真正的起跑线,是父母

究竟什么是成功?

李开复的《做最好的自己》将成功分为“一元化成功”及“多元化成功”。

一元化成功,即在学校看成绩,进入社会看名利。在这样的视角下,99%的人都将无法跻身于成功者行列。毕竟身处成绩前列或者财富榜之上的,注定只是少数人。

多元化成功,可以且应该有更多衡量标准——可以是地位财富,也可以是创造力和影响力,可以是对他人的帮助或贡献,也可以是自我的突破与超越。

其最根本衡量标准在于,“该行为是否对社会、对他人或对自己有益,是否能让一个人在自主选择的过程中,不断超越自己,并由此获得最大的快乐。”

孩子真正的起跑线,是父母。

父母的经济能力、学识修养、道德素质、眼界品味决定孩子从哪跑,往哪跑,怎么跑。

所以,若真的焦虑与不甘,不想让孩子输在“起跑线”上,为人父母者,不是想着往死里折腾孩子,而是从现在起,往死里折腾自己。

教育学家约翰·杜威曾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:“Education is not a …

Read More

拼了命去一线,然后呢?

未来究竟在哪里?

有很多小伙伴坚信在一线城市坚守,是为了让后代能够在一线城市,希望下一代不用和自己一样从小地方一步一步地奋斗,最后到大城市,与其让后代从三四线城市走到一线城市,倒不如自己艰苦一点,为后代打下基础。

我相信每一个离开家乡到一线城市打拼的人,多少都有着出人头地、混入上流社会的美好梦想。看上去物质是越来越富足,日子也确实越过越好,然而生活终究不单单是是名牌包包和高级餐厅,或许到某个阶段,会发现物质欲望终究无止境(先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吧),精神却极度缺乏归属感。

年轻的我们,总梦想在一线城市有更多的机会,只要足够努力,再加上一点幸运,一定会有好的未来。现实却很残酷地告诉你我:我们只是茫茫宇宙中渺小得不能再渺小的一只蚂蚁罢了。哪怕发现了食物、筑起了巢穴、搬离了荒漠来到草原,依然只是一只蚂蚁。

未来不可知,未来不可期,哪怕是邓公也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说要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无论用什么方式过河,我们只要到对岸去就好了,而对岸是什么?对岸就是快乐与幸福。

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个时代有最好的自由和财富;这是最坏的时代,这个时代有最多的迷茫和焦虑。但无论如何,我们无法选择我们所处的时代,我们能做的,只是努力做好当下,保持自己当下的快乐与激情,仅此而已。至于,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向前,其实鲁迅早就说过了 …

Read More

类程序员般生活

越来越喜欢“类程序员”的生活(米有达到技术的高度,只能造词“类程序员”),不太愿意也不善于同人沟通,本是男儿身,却有那么点过于敏感的症状,无意表达自己的感情倾向,却给人一种爱慕她人的感觉,甚至被认为是套路,略显无奈。貌似说话不经过大脑,甚至书写也显得没什么条理性,可以参见本文,怎么说话书写记录,愈发成为一个大问题了。

Read More

20个兔头

今天下午,F妹子电话,微信联系我未果,甚为生气。原因是手机静音无震动放兜里,一下午没看,现在想想自己都厉害,居然一直米有看手机。前几天妹子说遇到一家不错的兔头店,顺便帮我寄些,原本是寄8个过来的,我翻了倍16个,后转账给她,她回转,有点生气说米有要钱,再转去不寄了,然后提到寄20个给我。当时大家都米有提寄送地址的事儿,也怪我逗逼,忘了留个地址。今儿下午3:30妹子专门请假去买了,叫了顺丰快递,给我几次电话和微信,我都没有回应。换位思考,我是她,得多生气啊,好心买东西,打电话微信居然找不到人,这是多不靠谱的事儿呢!尽管后面电话想取得原谅,但机会就这样,谁等你啊!一直是觉得F妹子是高冷女神,有些距离的,自己如此不堪,居然能获得妹子如此对待,三生有幸啊!教训随之而来,为什么今儿这么巧,手机电话和铃声都是静音,简直是绝了!电话要保持畅通啊,不然怎么让在乎你的和你在乎的人,随时联系上呢!如何修复与妹子之间关系,实属要考虑的问题,貌似我也不怎么会或者没有涉及这方面,头疼 …

Read More

Page 1 of 12

Next »